e95d2f4a675fe6f26fcbeb0b670437a76b5d676ed0fb4c30
爱大豆
爱大豆 > 英美剧 > 《权力的游戏》:没有归程的国王大道
小丸子  英美剧  2016-2-24  988  1评论

没有好人坏人,没有单纯的善与恶,只有命运。每个人都要面对自己的命运,作出抉择。

当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没有人可以逃避自己的命运,正如那句,you win or you die.

三百年前伊狄·坦格利安凭三条龙横扫了七国大陆,从此维斯特洛只有冬季和夏季。

三百年后拜拉席恩家族推翻了龙族的统治,在原都城旧址上建立了君临城(King's Landing),从此君临天下。

统一后的维斯特洛七大王国即将告别长夏而迎来凛冬。于是权力的游戏就从这里开始了。

20140719213606_PFkGG.jpeg


chapter 1

“如果你要取人性命,至少应该注视他的双眼,聆听他的临终遗言,倘若你做不到这点,那么或许他罪不至死,统治者若是躲在幕后,付钱给刽子手执行,很快就会忘记死亡为何物。”——艾德·史塔克

Eddard_Stark.png

国王劳勃·拜拉席恩带着家眷前往临冬城(Winterfell)邀请他的故交即临冬城主艾德·史塔克担任御前首相一职,以接替刚刚去世的前任首相——艾德的导师琼恩·艾林。艾德从未长期离开自己的封地,与南境纷繁复杂的政治斗争也保持着距离。所以艾德开始并不情愿,但得知琼恩·艾林死于谋杀的情报后,他接受了国王的邀请,打算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调查清楚恩师之死。

地处北境的临冬城,终年只有长风在亚夏平原上纵横,和呼啸着奔向世界尽头的海洋。 那里的寂静像是黑夜一般漫长,而黑夜又像寒冷一般永无止尽。天地是飘摇的逆旅,昼夜是光阴的门户。 天宇是个覆盆,人们匍匐着在此生死,死后化作荒草守护着北境的子民。

QQ截图20160224164448.png

艾德带着珊莎和艾莉亚踏上了前往君临城的国王大道,而他这一走此生竟是再也无法回到北境,再也没能回到仿佛幻境一般存在的家乡。

是的,艾德死了,死在君临城的权力角逐中,头颅被砍下,在君临城散发的臭气与脂粉混合的风中渐渐干枯。正如史坦尼斯说的那样,他死于荣誉。北方的正气与荣誉感让他腹背受敌,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至死他都不知道他所信任的瓦里斯和小指头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一头来自北方的冰原狼,在无物之阵中被一步一步地算计而毫不知觉,最终在屈辱中死去。

奈德死的时候我很伤心,我在他身上看见——正直、忠诚、守诺、勤力。然而在人生的名利场里,所有人都是骗子,他们随时会吞噬你的血肉。也许,只有北境的皑皑大地,才是冰原狼的世界。那里也许荒凉、孤独,但有直接生死的法则和可敬的对手。

chapter 2

罗柏.png

父亲客死他乡,这让史塔克一家悲愤交加,城主的重担落到长子罗柏·史塔克身上。罗柏是临冬城的少狼主,跟他父亲一样恪守荣誉、为人忠诚、秉持正义。他的命运注定与他父亲一样悲哀。

当父亲因所谓的叛国罪入狱后,他旋即举兵并联合河间地领主发兵南下,以营救自己的父亲。他在战场上几乎是战无不胜。在艾德被处斩之后,他开始正式对抗铁王座,并被拥立为“北境之王”。作为将领,他足够铁血,但是作为王,他不擅人际关系和政治手腕。

在一个貌似喜庆的夜晚,举行着同样喜庆的婚礼,变故陡生,罗柏的盟友——瓦德·佛雷的儿子突然拔刀不停扎入罗柏妻子隆起的腹部,他母亲凯瑟琳的喉咙被一刀割断,四面八方乱箭射穿罗柏的身躯,他甚至来不及想通这一切。头颅被斩断,将他的冰原狼的头缝在他肩膀上,游行示众。

与他父亲一样,身首异处,死后还受尽屈辱。瞬间发难的残忍与恐怖的血腥将整个故事推向又一个高潮,生与死的变换只在那么短短一瞬。

攻无不克的北境之王就这样死了,没有死在战场的刀光剑影中,而死于这场血色婚礼,死于他的正直与单纯。

chapter 3

Catelyn.jpg

临冬城的女主人凯特琳·徒利·史塔克,跟她丈夫艾德·史塔克一样充满荣誉感,性情强韧,而又善良慷慨。她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子女。凯特琳相当美丽,她有着赤褐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和修长的手指。相识的人都认为凯特琳正直而诚实,行事遵从责任而非欲望。她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家人,并虔诚地信仰着七神。但在她眼里,丈夫艾德的私生子琼恩·雪诺是一个外人,她也从未原谅他把琼恩带回家里这一行为。这也间接成为琼恩后来加入守夜人的原因之一。

凯特琳犯了很多错误,都是所有母亲会犯的错误。他为了寻找谋害布兰的真凶,一路对提利昂进行追捕;她偷偷放走了罗柏的人质詹姆·兰尼斯特,以求换回自己被扣押在君临的两个女儿,也正是她的愚蠢害死了她的儿子罗柏。

chapter 4

Jon_Snow.jpg

此时琼恩·雪诺已经在绝境长城成为一名守夜人。作为私生子,处处受人冷眼。他选择身着黑衣,加入守夜人并不让我有多意外。或许是他对临冬城的生活心灰意冷,或许他想做些什么来找回属于自己的尊严,又或许他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或许在绝境长城渡过余生就是他的命运。说到命运,我也觉得无力去抵抗,唯一让我欣慰的是,他与小恶魔那一番谈话,即便今后受尽风雪,想起来也有些许温暖。

当父亲的死讯传来,他想过逃离长城为父报仇,甚至已经动身,但是命运之神最终还是没有放他回去。他想起了曾经立下的誓言:“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于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正如誓言所说的生死于斯,琼恩·雪诺在绝境长城守完了他的一生,最后被自己的徒弟扎成蜂窝煤,他倒下的时候,我看不清他的眼神,不知道是绝望还是不甘又或者是解脱。天空飘着雪花,一片一片缓缓落到他身上。

snow.jpg

chapter 5

Sansa_Stark.jpg

史塔克家的大女儿珊莎·史塔克与家族里所有孩子都不同,不像狼的传人。珊莎是个传统的美人,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徒利家族的玲珑颊骨、清澈的蓝眼睛和浓密的枣红秀发。当她长大后,她的身材修长而优美,非常有女人味。所以她也跟所有漂亮的女孩一样,对英俊的王子、高贵的骑士以及爱情抱着一种天真的浪漫幻想,常常憧憬故事和歌曲中所描述的爱情故事,她向往君临城里那些公主小姐们的生活。

姗莎很傻很天真,在君临城的时候,一心幻想着成为王后,被瑟曦牵着鼻子走。她竟天真地以为她的哀求能拯救父亲,结果却让她父亲受辱而死。她的美丽让人垂涎三尺,也总是在每一次关键时刻救她的命。然而最后珊莎帮小指头说谎的时候,仿佛林仙儿上身了。看来在君临那些离奇而不幸的遭遇正在帮助她成长。

对于珊莎我没什么好说的,绝大部分美丽的女人都很操蛋,所以我其实不太喜欢自恃美丽的女人。因为她的愚蠢,也导致了自己的不幸,无论是被小指头当成礼物一样送给别人,还是被仇人变态地折磨,我始终无法同情她,只能说她是咎由自取。

chapter 6

Arya_Stark.jpg

我喜欢小狼女艾莉亚•史塔克。这孩子就像是从古龙的世界里走出来,酷毙了!你无法想象一个小女孩可以那么冷静,她的意志就像瓦雷利亚钢剑那样坚硬锋利。她想学剑,就能想尽办法学到,并且学好。

同样是在君临王宫里经历剧变,珊莎就没有她那么机智,艾莉亚在第一时间逃离了王宫,靠着自己小小的剑和勇气自我拯救。她每天睡觉前把她要杀死的人的名单一遍一遍地念完,然后持之以恒地一个一个杀死他们。

她是史塔克家族名副其实的狼女,不屑任何怜悯和同情,甚至帮助。就算你随时把她杀死,她也不会惊慌地求饶,而是拔出她的剑——缝衣针。

在辗转的途中,艾莉亚结识了“无面者”贾昆,贾昆为了报答她救出的三条命,让她提供三个暗杀名额帮她杀死。因为这样一场相识,艾莉亚在离开猎狗之后拿着贾昆给的铁币渡海去布拉佛斯。

艾莉亚.jpg

在逃亡的途中不幸被猎狗抓住,彼时她的父母兄弟姐妹一个个遭遇不幸,举目无亲。正是脆弱的时候,但是猎狗对她名为俘虏实际上照应有加的保护并没有使她忘记内心的仇恨,所以在猎狗身受重伤的时候艾莉亚义无反顾地一个人离开了,甚至没有给他一剑痛快了断,而是扔他在那里自生自灭。她似乎她天生就是个战士、杀手。

艾莉亚让我想起很多人,《决斗者的生命》的狼女,《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玛蒂达,还有月息。

chapter 7

Bran_Stark.jpg

与其他几个兄弟姐妹相比,布兰•史塔克的故事比较魔幻。在一次攀登城墙时,布兰偶然撞破了瑟曦王后和她的弟弟詹姆爵士的奸情。慌乱之中被弑君者詹姆抓到,詹姆将他推出城墙垛口,意图杀死他以免暴露秘密的乱伦行为。

但是布兰活了下来,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之中。严重的摔伤导致了他终生残疾,这极大的改变了他的生活,他需要仆人阿多的背负才能完成日常的活动。

在临冬城沦陷之后,布兰和弟弟被仆人带着出逃,并遇到玖健和他的姐姐梅拉,一行人一路北上跨越长城进入鬼影之森寻找三眼乌鸦。

Bran_stark1.jpg

第五季结束的时候,史塔克家族艾德死在君临,凯特琳和罗柏于“红色婚礼”中被害,惨死于孪河城。琼恩在长城脚下被刺数十刀后生死未卜,珊莎从城墙跳下,艾莉亚意图加入无面者组织后被毒瞎,布兰在三眼乌鸦处修炼,瑞肯下落不明。在这场权力的游戏里,没有正邪,只有成败。善良的人不一定比恶人活的久。即使心里有宏图霸业,有遥远的梦想,但是,活下去才是最基本的条件。

评论留言 分享本文
既然来了就说点什么吧………
挤眼 亲亲 咆哮 开心 想想 可怜 糗大了 委屈 哈哈 小声点 右哼哼 左哼哼 疑问 坏笑 赚钱啦 悲伤 耍酷 勾引 厉害 握手 耶 嘻嘻 害羞 鼓掌 馋嘴 抓狂 抱抱 围观 威武 给力
提交评论
James.t
James.t广东省深圳市电信2016-02-25 18:03回复
#1
很好,很强大!